司法文明协同创新中心的建设目标是按照“国家急需、世界一流、制度先进、贡献重大”的要求,依据科学研究、学科建设、资政育人“三位一体”的方针,打造中国乃至世界司法研究的重镇、中国司法学科建设的平台、卓越司法人才培养的基地、司法文明和法治中国建设的核心智库。
甘肃:强化刑事执行监督 把好司法公正的最后一道"关口"

  正义网兰州1月8日电(记者南茂林)“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听取和审议全省检察机关刑事执行监督工作情况的报告;湖南团、甘肃团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对我省刑事执行检察工作进行视察,这既是重视和支持,也是激励和鞭策。”甘肃省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局局长杨正文在“甘肃检察”官微推出的微视频里,讲述了自己2018年印象最深刻的事情,他的同事总结了2018年工作的关键词。 

  关键词一:接受监督 

  “全省检察机关对刑罚执行关键环节和重点部位监督力度大,工作亮点多,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好,为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作出了积极贡献。”去年7月下旬,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听取和审议全省检察机关刑罚执行监督工作情况的报告时,常委会组成人员对全省刑罚执行监督工作取得的成效予以充分肯定。 

  8月下旬,来自湖南团和甘肃团的19位全国人大代表的视察了甘肃省检察工作特别是刑事执行检察工作。大家都用“感触很深”这四个字来评价甘肃检察机关的刑事执行检察工作,并积极建言献策。 

  “要把省人大常委会审议意见和全国人大代表们的意见建议落实到具体工作中。”针对人大常委会提出的意见和人大代表的建议,甘肃省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朱玉强调。 

  甘肃省检察院深入学习审议意见,对代表的意见建议认真进行归纳梳理,并结合工作实际,提出针对性地采取加强和改进措施,建立台账逐一“销号”。 

  10月下旬,针对全国人大代表在甘肃省女子监狱视察时提出“女子监狱图书室图书陈旧,应予以更新”建议,该省检察院执检局发出倡议,号召省院机关干警参与“关爱女性、传递书香”图书捐赠活动,向女子监狱捐赠图书300余册。 

  12月份,针对代表提出“要加强宣传”的意见建议,该省检察院围绕各项重点工作,连续召开3场新闻发布会,向社会交出检察答卷。与此同时,通过新媒体架起与广大群众沟通的桥梁,在年末岁初,省检察院官微推出了“回顾展望”微视频专栏,邀请平时埋头办案的检察干警们来到镜头前,讲述自己工作的点滴与过往,全方位展现2018年工作,扩大检察工作的社会认知度和影响力。 

  星光不负赶路人。“2015年以来,我们还开展巡视检察215次,督促被巡视单位整改问题440个。”该省检察院执检局副局长张振宇介绍,该省主动邀请部分全国及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监督员和特约检察员参加对监管场所的巡视检察,得到了代表、委员的积极回应和评价,提升了巡视检察权威性。 

  关键词二:加强办案 

  “甘肃省共配备刑事执行检察干警332人,其中入额检察官113人,承担着对89个看守所1万余名在押人员、15个监狱2.7万余名罪犯和1.7万余名社区矫正人员刑事执行情况的检察监督任务。”该省检察院执检局副局长王昇介绍,全省刑事执行检察部门坚持在监督中办案,在办案中监督,突出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刑罚变更执行同步监督、监外执行检察监督和监督纠正刑事执行活动违法行为四项核心业务,全面加强对刑事执行各环节的监督。 

  据介绍,2018年,该省共办理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909人,提出释放或变更强制措施建议729件,办案机关采纳573人;针对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不当问题共提出书面纠正意见686人,已纠正594人;针对监外执行活动履职不当问题共提出书面纠正意见631人,已纠正609人,其中纠正脱管160人、漏管56人;针对交付、收押、出监、出所、监管等非监外执行活动履职不当问题共提出书面纠正意见391件,已纠正376件。 

  针对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一些“有权人”“有钱人”犯罪后“花钱买刑”“提钱出狱”,以及财产刑“空判”现象多、实际执行率低等问题,该省检察院严格执行重大案件备案审查制度,审查原县处级以上职务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罪犯刑罚变更执行案件31件,并将职务犯罪、金融犯罪、涉黑犯罪、破坏环境资源犯罪、危害食品药品安全犯罪等“五类罪犯”的财产刑执行作为监督重点,截止2018年12月,共核查涉财产刑案件5519人,涉及金额约6152万元。 

  2013年,陈静因贩卖毒品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8年。由于当时怀孕,法院作出暂予监外执行决定,在嘉峪关司法所接受社区矫正。接受社区矫正期间,陈静曾从事过不法活动,并且每逢哺乳期满便会再次怀孕生产,一直利用怀孕、抚养子女为掩护逃避法律制裁。 

  “这不仅损害了法律的尊严,也严重威胁社会和谐稳定。2017年10月,我们发现陈静哺乳期已满后,立即建议市司法局带其进行孕检,”嘉峪关市检察院执检局检察官介绍,在证明陈静未再次怀孕后,检察机关立即启动提请收监程序,建议司法局对陈静提请收监。陈静于2018年6月25日被投送兰州女子监狱服刑。 

  “针对类似情况,我们坚持共赢监督理念,健全完善全省刑事执行工作机制,由我们牵头,联合法院、公安、司法等相关部门起草制定了刑罚交付执行有关工作规定,推动解决病、残及吞食异物、利用怀孕和唯一抚养人逃避刑罚执行等刑罚交付问题的解决。该规定正在征求相关单位意见。”甘肃省检察院三级高级检察官刘霞介绍,截止2018年12月,全省检察机关累计清理纠正判处实刑罪犯未执行刑罚230人。 

  关键词三:保护人权 

  “为了让高墙内的在押人员感受法治温暖,去年全省开展了监督维护在押人员合法权益专项活动。”该省检察院执检局四级高级检察官王泽恩介绍,全省共受理在押人员申诉案件59件,办理46件。 

  1999年12月,邵峰被以聚众斗殴玉罪判处有期徒刑9年,后交付平凉监狱服刑改造。2003年,甘肃省高级法院认为该案适用程序违反法律规定,指令庆阳市中级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再审,期间邵峰获减刑1年;2004年法院再审判处邵峰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7年6月邵峰被甘肃省高级法院裁定减为有期徒刑19年3个月。 

  从被羁押,到再审改判无期后减为有期徒刑,邵峰实际执行的刑期已达7年半,但法院对再审前的服刑时间以及减刑的刑期未考虑折抵。 

  去年,邵峰多次向平凉市检察院驻监检察室提出申诉,检察机关受理并审查后,认为应当对已经执行和减刑的刑期进行折抵,向最高检执检厅请示得到支持。经过努力,甘肃省高级法院最终采纳了检察机关的审查意见,对邵峰减刑3年3个月20天。邵峰申诉的问题最终得到解决。 

  去年,静宁县检察院应约在监管场所见到了因涉嫌危险驾驶罪和妨害公务罪被羁押的高丁,根据其反映问题开展了对其讯问的合法性核查,发现侦查机关存在非法取证行为,促使侦监部门作出不批捕决定,维护了形式被执行人合法权益。 

  “我们还积极探索与监察机关建立工作衔接机制,包括重大案件侦查终结前讯问合法性核查制度,和刑事执行活动中职务违法犯罪行为的检察与监察衔接机制等。”王泽恩介绍,该省检察院加强调研和业务指导,主动适应和应对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对刑事执行检察工作的影响,积极探索对重大案件在侦查终结前核查是否存在刑讯逼供、非法取证情形等工作,积累了一定可推广的工作经验。 

  据了解,白银、张掖等市检察院出台了重大案件侦查终结前讯问合法性核查相关制度,庆阳市对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的案件逐案开展了侦查终结前讯问合法性核查工作,并出具审查报告附卷。 

  关键词四:智慧执检 

  “信息化建设将为司法办案提供无限可能,”该省检察院执检局副处级检察员茅玉芬介绍,去年5月31日,完成减刑假释信息化办案平台的设备安装和办案软件研发工作后,该省检察院与省法院、省司法厅在天水市联合召开减刑假释信息化办案平台现场推进会,全省减刑假释信息化办案平台正式启动。 

  据了解,该省检察机关积极把握科技变革的战略机遇,将刑事执行监督信息化纳入全省“智慧检务”建设总体规划,与看守所监控系统、司法行政机关社会矫正信息管理系统联网工程建设同步推进,刑事执行监督工作信息化水平得到了有效提升。 

  “刑事执行作为国家刑事司法活动的最后环节,事关惩治预防犯罪效果,事关公民基本权利保障,事关社会大局稳定,事关司法公信力。”甘肃省检察院分管刑事执行检察工作的党组成员权有让表示,要以司法办案为中心,强化工作措施,探索检察监督新方式,追求政治效果、法律效果、社会效果的统一。

 

 

稿件来源:正义网

原发布时间:2019-01-08 16:53:00

网络地址:http://www.jcrb.com/procuratorate/jcpd/201901/t20190108_1950939.html